军旅书画家 赵振元

+收藏:http://17333.orgcc.com
 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 艺术资讯 正文内容
恒 者 有 得
2010-11-08    浏览(676)    作者:赵振元    来源:军旅书画家 赵振元 官方网站

算起来我自学书画艺术已有四十多个年头了,虽然笔墨功夫还很稚拙,但却花费了我几十年的精力和时光。如今退休了,我才算成为一个“专业”书画家。回想多年的从艺之路,我深深地体会到了寻艺之苦。那就是不断地找苦吃,在“苦中作乐”。

1951年我出生于陕西省大荔县埝桥乡同堤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,村子很大,它南靠洛河,东临108国道,交通便利,向东经过县城就到了黄河。虽说没有南方的山清水秀,但却是关中平原东部的重镇。村子开明大地主赵松泉的宅院(财东巷)聚明清雕刻建筑于一体,在全县有名。受环境和尚画之风的熏陶及母亲的影响,从孩提时我就对书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记得10岁那年,我去姐夫家玩,发现一本哈定编写的《怎样画铅笔画》,就如获至宝,爱不释手。姐夫发现后,就将此书送给我,并指导我绘画,我对书中的技法真是百临不厌。每天放学回家还要把借同学的连环画摩上几张。每当进城,见到一幅好画,总要呆呆地看好长时间,直到把它背临下来。说实话,那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考进美术院校,希望自己也能画一手好画,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画家。1967年,由于特殊年代而打破了我的美梦。文革期间,我终止学业回乡务农,但劳动之余我仍坚持学画。并经常利用下雨天不能下地的时间,与同学杨金华一起交流切磋绘画技术。1968年,县文化馆为农村培训文化骨干,我被选拔学习幻灯制作,学习班结束后,每人发了一付聚光镜和镜头镜片,回来后根据所学知识用木板进行制作。那时,我们农村还没有电,我就利用煤油灯代替光源,将镜头前后推拉,终于把幻灯机制作成功。后来,我们又用油漆桶做灯箱,把锡纸贴在桶壁上做反光板,用汽油灯做光源,把幻灯机搬上了舞台,成为宣传队的一名舞台美术工作者,这一成功在当地影响特别大,方圆几十里的村子演样板戏,都要请我去搞舞台美术。1969年村里请来画家史长安画毛主席像,并派我陪同,我把这作为学习的好机会。当时买不到油画颜料,我们就用油漆代替。一个月过去了,我在史长安的指导下,画了几幅毛主席巨幅画像,乡亲们看见我画的毛主席像都伸出拇指赞扬说:“这娃真的成为大画家了!”

1969年,我考入西安外国语学院学习,因工作需要,第二年冬季投笔从戎,当兵提干。由于业务技术好,致使我一直没有机会从事与书画有关的职业。然而,我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兴趣爱好,书画艺术的魅力就像强大的磁场牢牢地吸引着我,激励我不停地追求。几十年来,不论工作岗位怎样变化,职务的不断提升,我一刻也没有放松对艺术的痴迷钻研。八小时以外,有人沉醉于灯红酒绿之中,而我却一头扎在艺术的沙漠里,象骆驼一样,举蹄不停,奋斗不止。

那时候,我的兴趣爱好特别广泛,什么都想学,什么都爱学。在绘画方面,搞过幻灯、版画、剪纸、素描、油画、宣传画、水粉画、年画、国画(包括人物、花鸟、山水)、舞台美术、工艺美术、刊头设计、装潢设计、建筑模型的设计制作以及军事地形学方面的沙盘制作等,而且样样都能拿得出手。七十年代,由于部队驻地偏僻,在绘画技法极缺的情况下,我利用节假日到省图书馆、市图书馆找资料,借回来一遍一遍地抄写、临摹,虚心钻研古今名家有关名著和技法。所以至今还保留着十多本抄录的书籍。为了画老虎,我自己养了八只猫,每天观察猫的神态,终于形成了自己的风格。1999——2000年,我利用八个月的时间,精心创作了长30米的“百虎图”。以其磅礴的气势倍受广大观众的青睐。为了学好书法,我遍临历代名家碑帖,不论是甲骨文、大篆、小篆、汉简、帛书、隶书、楷书、草书、章草、狂草、篆刻和多种美术字(如黑体、宋体、仿宋、魏体)等,我都去钻研。七十年代后期,我迷恋上篆刻。就到兰州城购买石头,一买就是一大堆。回到部队,陶醉在方寸之间。所以才有了我的号——醉石。

我一直把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作为我的座右铭。为了打牢书画基础,我努力学习文史哲、摄影、装裱、考古等知识,以丰富自己的绘画功力。多年来,我利用出差下部队,探亲休假的时间,特别是退休后,饱揽了莫高、麦积、云岗、炳灵寺等石窟。走遍了毛乌苏沙漠、腾格里沙漠、巴丹吉林沙漠、甘南草原、内蒙古草原、天山南北、马鬃山深处、西部边防等。也曾冒风雪上天山、去戈壁、住蒙古包,寻觅西部那美仑美奂的胜景,丰富自己的创作素材。部队的宣传橱窗多年来一直是我施展才能的阵地。所以,几十年来我感到生活总是充实的,时间也总是不够用,不断地在苦中作乐。

1970年,我当兵来到甘肃武威,当第一次见到骆驼,就深深地爱上了它,并把它作为自己的绘画重点。90年代,军区首长把它作为礼品,赠送中央军委、国家领导及首长、外国朋友等。工夫不负有心人。1975年,我的国画“重返南泥湾”参加军区画展;1976年我参加了军区司令部的创作学习班,并创作了“更上一层楼”、“铁流”等作品,参加了军区司令部系统美术书法展,获二等奖;1978年我创作的油画“训练场上”获本部队书画展一等奖;1986年,我为军区司令部主编绘制的“优生优育展览”,巡展甘肃、青海。并编辑制作“优展西北行”录象片,获军区录象评比二等奖。1993年,我创作了15米长的“百雏图”;1993年在毛主席诞辰100周年前夕,我创作了长达 118米的草书“毛泽东诗词”书法长卷;1995年创作了12米长的汉简书法“孙子兵法”;1999年为纪念兰州解放50周年,为兰州烈士陵园制作含声光电为一体的32平方米的兰州战役模型;2002年创作了长达22米的“百驼图”;2003年12月以前,我收集了多种版本的毛泽东诗词,按照时间顺序,精心整理出148首毛泽东诗词,并分别用楷书、草书、隶书、篆书、钟鼎文、甲骨文、汉简、章草、行草等十多种书体创作的120米巨幅毛泽东诗词长卷,并在毛泽东诞辰110周年之际,与兰州广大书画爱好者见面,取得了空前的效果。2004年创作了长25米的“百鸡图”。1993年至今,我先后在兰州、西安、厦门等地多次举办个人书画艺术展。并先后在军内外报刊发表作品400余幅。进入80年代,我的作品先后参加“世界当代书画名家作品展”、“国际现代书法展”、“中国当代名家赴台展”、“中国当代明星杯书画展”、“甘肃省纪念建国40周年书法展”、“甘肃省第一届新人书法作品展”、“大西北军旅艺术展”、“全军书法观摩展”、“全军第五届卫生美术展”等60余次大展赛,并分别获一、二、三等奖。我的作品早已飘洋过海出国和在港台、日本、法国等地展出,并被日本、新加坡、法国、加拿大、德国、瑞典、韩国等国际友人和国内外博物馆、图书馆收藏。多次受到部队嘉奖,并荣立三等功。近年来又先后被国内外有关书画组织授予“当代书画艺术名人”、“世界书画名人”“海峡两岸德艺双馨艺术家”、“军旅骆驼王”等称号。今年在抗震救灾活动期间,我踊跃参加书画义卖捐助活动,被甘肃省慈善总会、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、甘肃国画院、甘肃丝绸之路协会等颁发了荣誉证书。分别被甘肃电视台、兰州电视台、解放军报、甘肃日报、中华热土画报等20余家新闻谋体宣传报道。1995年11月兰州电视台为我拍摄“翰墨铸军魂”专题片。传记和作品分别被载入《中国当代文化人才传略》、《国际现代书法篆刻大观》、《世界当代书画名家作品集》、《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》、《中国美术书法界名人名作博览》等20余部辞书。出版了《赵振元书画集》。

我现在是兰州市军队离退休干部第四休养所休养员、甘肃美术家协会会员、甘肃书法家协会会员、甘肃丝绸之路协会理事、甘肃国画院艺术创作委员会副主任、中国东方文化艺术联谊会书法篆刻部部委、中国东方书画研究院副院长、淮海书画院名誉院长、淮海书法艺术学院书法导师、曹州青年书画院名誉院长、潇湘书画院院士等。

俗话说痴于书者文必工,痴于艺者技必良。但我认为,不论在哪个方面若要取得一定的成绩,没有这种痴醉入迷,坚持不懈的苦学精神都是不行的。十多年前,有人写文章称我是“军中奇才”,但我认为,自己的天赋并不高,也没有什么“奇才”。如果没有勤奋,没有下苦工夫的钻研,就不会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。所以,我给自己刻了一方闲章,曰“恒者有得”。今后,我还要持之以恒,一如既往地、勤勤恳恳地、脚踏实地地画下去,写下去,永远走自己的路。

标签:书画,艺术
分享:
发表给力评论,说两句!  共有 0 条评论